核黑暗
language

反对预警即发射

参阅 :

拥有高警戒状态,能快速启动发射的洲际导弹,预警系统和核指令和控制网络系统使得美国和俄国具有超强的预警即发射(LoW)能力。即这些系统间的联合协作能够为他们查证核攻击并在突袭到达之前提供足够的时间,迅速实施对敌核报复性打击程序,并根据此次核攻击警告的程度发射多枚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导弹。美国和俄国被认为是唯一有能力执行预警即发射的国家。

当预警系统发现可疑的核攻击时,它可以迅速决定如何针对此次核攻击实施报复性核反击。因为导弹在到达攻击目标前的空中飞行时间很短,所以要求一枚携带有核弹头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ICBM)必须能在30分钟或更少的时间内完成美国至俄罗斯之间的空中飞行,反之亦然;一枚潜艇发射的弹道导弹(SLBM)能在15分钟或更短时间到达打击目标。

因此,一旦来自敌国的核攻击被发现和确认,通过指挥系统,美国和俄罗斯总统将有至多12分钟做出决定(一艘核潜水艇发动攻击只需2或3分钟),是否在已察觉的核攻击到来之前对其发动报复性核攻击。 如果遭受核攻击的警告最后被证实是错误的,但是一项报复性核反击的计划已经实施了,那么偶然性的核战争将会发生。

尽管预警即发射有显而易见的危险,美国和俄罗斯数十年也一直努力使他们的发射次数减到最少,这个情况似乎至今依然存在。由于两国间均恐惧潜在的核攻击将毁坏他们的指挥,控制系统和发射井基的力量;且因为他们清楚在战争情形下,双方均会将核设施-核力量作为优先考虑的重点打击目标,这实际上也促进了双方制定预警即发射的军事策略。

一些美国官员曾经承认美国具有预警即发射的能力,但却从不愿承认预警即发射是美国运作核战略的一个基本部分。退休军官(包括博士布鲁斯・布莱尔,一名前民兵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官员)告诉我们,预警即发射的战略理念多年前就已经被转变成核政策和标准操作程序,一直持续至今。

俄罗斯当然也不愿承认预警即发射是核战略计划的中心部分,即使曾在苏联总参谋部任职的一名前高级军官在书中写到预警即发射始终是俄国战略火箭部队的一个标准操作程序。

消减高警戒状态核武器、快速启动发射核武器系统,根据定义,将销毁美国和俄国预警即发射的能力,也就不可能对于一次误判攻击警告做出报复性核反击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