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黑暗
language

调整“预警即发射”的政策

艾伦飞利浦和史蒂文斯塔尔

点击此处查看作者文章的PDF版本.

介绍

  1. 我们建议一个新途径来降低意外核战争发生的风险。如果能够说服美俄的军方和政府这一途径是安全且稳定的,那么他们现在也许愿意采取行动。我们的建议是将“预警即发射(LoW)”政策调整成为“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 (RLOAD)”这并没丝毫改变“警戒状态”。
  2. 我们认为仅爆炸后才报复发射 (RLOAD)与目前核威慑的态势是兼容的,并且两国军方都会愿意接受以减少众所周知的LoW内在的风险。最令人震惊的危险是他们可能会把一个误判警告当成真正的攻击,并且在根本还没有遭受攻击的时候就实施了报复性发射。
  3. 我们仅以美俄间的核对抗为例。 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核战争将会摧毁我们的文明并有可能毁灭整个人类。其他有核国家之间的核战争也将造成可怕的灾难,但是绝对是较小范围的。除了美俄以外,没有任何国家具有“预警即发射”的能力
  4. 基于两种政策对同一时间产生的不同影响(因为我们了解他们会那样做),表二中的第二页对比了在接到预警即认为是核攻击,并实施报复性核反击的情况
    在预警即发射的核政策下,不论警告是真实或误判,核战争均不可避免。
    而在仅爆炸后才报复发射的政策之下,只有真实的警告才会导致核战争的爆发。
  5. 而双边军方更倾向于认为确保报复性发射实施的计划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应该将报复性的计划设为核威慑,而不是核复仇。一旦敌方启动核攻击计划,那么核威慑将宣告失败,并且极大范围的破坏已无法避免。有效核威慑所需要的是让一个正策划核袭击的侵略者,清楚的预见到核攻击所带来的极大风险及随之而来的无法接受的报复性核反击。最终确定此次核攻击是没有必要的。
  6. 双方没有必要了解另一方是否仍持有或已经将预警即发射的政策改为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对此无需确认或同步实施,因为等待在假设遭受一次核攻击期间,核威慑依旧存在。如果仅单方从预警即发射变成仅爆炸后再报复性发射政策,那么这种由于一次虚假警报引发的意外核战争的风险就会减半,而这又丝毫没有改变美俄之间的核平衡。 同时也不存在对任何一方的战略优势。
  7. 如果美俄均放弃预警即发射的政策,那么这种因误判产生的虚假警报引发的偶然核战争爆发的风险可能性将会降到零。
  8. 偶然核战争的其他风险在本文将不做具体阐述。

注释

下表中的" 时间",被假设为大约30分钟,即洲际弹道导弹美俄两国之间飞行时间。我们不知道预警即发射政策是否同样针对来自任何一个国家一次短程潜射弹道导弹的攻击。 如果事实如此,那么由决定是否启动攻击的“授权”时间必然会极大缩短,同时可供协商的时间也将显著减少。 从那时起仅有小幅减缓发射的空间,而且在预警即发射和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所产生的结果并未改变。本文剩余部分没有明确描述在一次已察觉的近海潜射弹道导弹的短程攻击的事例; 我们相信,有关仅爆炸后再发射政策推广的争论将长期存在。

0 - 5 分钟
由卫星、雷达或二者共同监测到的敌方导弹发射的证据
5-12分钟
一系列的军事会议最终认定这可能是一次攻击。 总统将接到警报信息。
15 分钟
由司令打电话给总统做简明汇报并提出可利用的方案。
最迟25分钟,
在最后的电话会议上,如果攻击警报仍然被认定是真实的,并且总统批准实施报复性反击,接下来会出现:
26分钟
在第一个弹头到达之前,报复性发射会展开。 主要目标是城市。
30-35分钟
如果它是一次真正的来袭核弹头引爆的攻击,可能毁坏许多空的发射井和通信指挥中心。 如果它是一次误判的警告,并没有来袭的核弹攻击,但是针对已经发射的大规模攻击也将引起报复性核反击。 交战的两个国家将在1小时之内被彻底摧毁。
最终结果
如果是一次真正的攻击: 战争已经由敌人发动了。
如果是一次误判的警告: 战争将会由误判的警告发动。

0 - 5 分钟
由卫星、雷达或二者共同监测到的敌方导弹发射的证据
5-12分钟
一系列的军事会议最终认为这可能是一次攻击。 总统将接到警报信息。
15分钟
由司令打电话给总统做简明汇报并提出可利用的方案。
最迟25分钟,
在一次最后的电话会议上,如果攻击仍然被解释为真的,并且总统批准报复,接着会有:
30分钟
如果第一次爆炸被确认为是真正的核攻击,信息将被直接发送到核导弹发射部队及指挥中心。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将引爆大量的核弹,摧毁少量带有核弹的发射井或空的发射井,可能还有通讯和指挥中心。如果是一次误判的警报: 沉默
30分钟或多几秒钟
如果是一次真正的攻击,那么在经受了第一次核攻击幸存的所有发射井所属部队将全面展开报复性核反击。
最终结果
如果是一次真正的核攻击: 战争已经由敌人发动了。
如果是一次误判的警告: 现在仍然是和平状态。

提案

用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代替预警即发射的政策

前文

只要美国和俄罗斯仍然保留各自的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武器库,其中一些还处于高警戒状态,那么发生在两国间的偶然性核战争的危险就始终存在。双方都不愿看到这种情形: 因为一旦发生核战争,无论战争由哪一方引起,绝对会给两国及全世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引发偶然性核战争的一个最可能原因是“预警即发射” (LoW)政策--当敌人的导弹或弹头被认为在飞行途中时,即刻发动一次报复核反击,但是在任何真正的爆炸发生之前这种报复性攻击已经发生.1在敌方攻击导弹到达之前,双方应该至少拥有1,250枚战略性核弹头处于待发射状态。一旦发射,将无法被召回或取消攻击任务。从预警即发射的政策提出到现在已有至少30年的历史,而一次核战争发生的危险竟然是由于雷达、卫星传感器或者计算机小故障和工作人员警戒的临时疏忽偶然造成的,预警的攻击信息最终是误判。

庆幸的是这项政策的固有危险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就被广泛关注。2.在联合国决议和从有知名团体的推荐包括堪培拉委员会、布鲁金斯机构和国防情报资料中心,都提出要优先考虑如何降低这一政策带来的危险。 他们通常会呼吁" 降低警戒状态" 或者相似的阶段,与单纯改变“预警即发射”政策的做法并无区别。

尽管曾有很大数量的误判警报而且其中有些已达到了非常危险的状况,但偶然性核战争的灾害至今还未发生。这是对美国和俄罗斯军事信誉的考验与警示。它不应被视为慰藉。 “报复"性核攻击在误判警报后发射,众所周知,肯定会引发核战争,最终将摧毁整个人类文明。因此要在核战争爆发之前,尽可能的确定是始于真正的核攻击。因为,一旦发射,我们是没有机会去修改攻击程序让核弹攻击失效并安全解除的。

虽然冷战被认为已经结束,但是俄罗斯和美国选择保留预警即发射的能力,并且一直维持到现在。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将是不可原谅的危险。

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

预警即发射政策应该被替换为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
我们相信改变发射程序不应该很难,这样在预警即发射的状态下,报复性发射在来袭导弹到达前就已实施,在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下,可在导弹的飞行期间做出是否报复性发射的决定,但是发射程序将被控制在最后一步。 在敌方来袭弹头首次爆炸后可立即完成发射。

如果双方采用一项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一下子就消除了因误判警报可能造成的偶然核战争的危险。因为,误判警报之后没有核爆炸,那么报复性发射也不会发生。

核威胁会议3

当警报系统截获一次可能的洲际弹道导弹攻击的信息时,对发射部队和指挥官来说,将总共有不到20分钟的时间来通知并召开核威胁会议。如果警告被评测为核攻击,上述的美国或俄罗斯军事指挥官们(视情况可能会)会联络他们的总统并给出建议,总统将会在仅仅几分钟内决定是否实施报复性核反击。我们相信那会是在巨大压力下做出的决定.4.在核威胁会议上,我们需要掌握超乎寻常标准的最准确的信息,到目前为止,都做得很好。

很明显这种关于核威胁的会议不是罕见的事件。5:美国政府保留了关于自1985年以来误判警报等级的机密信息,俄罗斯也始终保留着那些机密的信息。大多的错误警报可能是常见的并很容易被排除。 在美国曾有些错误警告相当危险,俄罗斯的卫星都发现了已经进入发射状态的核弹。6在俄罗斯,我们知道在1983年那次事件中,一位官员决定,反对下达发射指令,阻止核弹进入高警戒状态,因为他恰当地判断了,这是一次错误的警报。7:1995年1月的那次错误警报起因于一枚用于对大气的研究的火箭从挪威海岛发射。据报道,在1995年的事件中,俄罗斯核武器力量全面进入戒备状态,并且叶利钦总统拿着被激活的核公文包,仅有几分钟的决定时间。这一事件的内幕是在一份递交到美国国会的报告中揭秘的。 专家Von Hippel,Blair和Feiveson在《科学美国人》杂志发表过相关文章。8

允许一个可能导致巨大灾难的小风险长期持续存在是十分危险的。例如,假设一年的众多会议中仅有1%产生一个错误结论的风险,接下来就很容易计算出,在30年期间渐增风险将接近六分之一--俄罗斯轮盘赌的死亡风险机率。 如果它每年有2%生存的可能性,在30年将接近50:50。9

有必要必须尽快消除这些使众多伟大的国家和全世界的文明仅仅由一次事故而瞬间毁灭的风险。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政策是行之有效的。它可以通过改变行政决策和对传达发射指令及从爆炸探测器的激活信号等方面做些相应的小改动来实现。从预警即发射到仅爆炸后再报复性发射政策的改变,不会减少核武器的警戒级别和发射状态。 它只会消除由误判警报引发的报复性反击的风险

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不需证明

这种假设性的改变不需要双方对等进行、无需证实、无需达成一致的协议(并不是条约); 也不会减弱原有的威慑力。RLOAD能迅速和单方面的被采纳。如果一方采纳了这一政策,偶然性核战争的风险立刻会减少一半。而如果另一方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那么由一次误判警报引发的核战争的风险机率就降为零

从保留核威慑的角度来看,RLOAD的应用实际上是不受欢迎的。如果任一方计划展开一次先发制人的攻击,RLOAD将使目标国受到第一次核攻击,将需要肯定的是它的对手同样也改变为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并始终坚持这一政策。未经证实是不可能肯定一个潜在攻击者的,但是如果RLOAD被核实,敌人也许认为那将有助于第一次攻击的成功,但是我们会在接下来的讨论中证明这是不合理的…

从预警即发射到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政策的转变不会消减任何一方的报复性途径(例如决定如何去应对一个未探明的发射或一枚单一的火箭)。它仅仅保证对一次被察觉的可能攻击的报复性发射不会发生,除非产生了核爆炸。 它仅可能将报复性攻击延迟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如果警报是误判(当前所有关于核攻击的警报),那么事实将立刻显露,只要预测的第一枚导弹到达的时间一过;并且未发现核爆炸,最后将没有任何报复性发射发生.

解除警戒状态与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比较

" 解除警戒状态" 是一个常用术语,用于建议核武器应该被解除一触即发的警戒状态。 解除警戒状态通常意味对核武器系统进行一些物理变动,以利于尽力延长从决定发射到实施无法取消的发射之间的时间。从运载火箭上拆下核弹头并将其分开存放,对其他重要组分做相同处理,这肯定会起到延迟的作用,除此之外还可以采取一些其他措施。很明显,任何强制性的延迟都将有效的阻止一项预警即发射政策的生成。 不但可以消除由一次误判警报造成导弹发射的风险,解除预警状态还会带来其他好处。例如减少未经确认的报复性发射的风险,但是付诸实施还是很困难的。

从预警即发射转变为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政策,不会降低预警状态或核武器的发射状态。它只是消除了一次误判警报可能引发战争的风险。 不幸地是,放弃使用预警即发射政策与解除预警状态没有明显的区别。如果目前仍需要维持核威慑, 解除警戒需要对等进行和确认。 简单的直接放弃预警即发射政策也可消除误判警报引发战争的风险。 但是预警即发射变成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需要维持核威慑而不需要对等同步进行。

从任何常理的角度,要尽快消除这种由一次小事故引起的两个伟大国家的瞬间毁灭和整体人类文明消失的风险,这是非常必要的。 解除警戒的政策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投入实践; 而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可以通过行政决议、对发射指令的相对较小的改变,或者修改爆炸探测器获得信号的路径等方式立刻生效。

除非在国际关系上发生深刻变化,否则指望美俄两国在不久的将来放弃核威慑是不太可能的。在保留必要的核威慑的情况下构建解除警戒状态的政策,这看起来也是非常困难的。而强制性延迟发射准备时间,则要求双方对等同步解除所有类型的远程导弹包括那些潜射弹道导弹。真实的发射延迟时间必须由国际观察员或由对方的观察员核实并持续地核查清楚。至少, 解除警戒需要专家们做广泛的研究,跟随一个正式协议或条约。这一过程将需要数年时间,可能以失败告终。 在此期间,世界仍然处于可能由一次误判警报引发一场偶然性核战争的风险之中。

相反, 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与核威慑理念是兼容的,如下所述,它能相对容易达到。从预警即发射到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政策的转变不会消减任何一方的报复性途径(例如决定如何去应对一个未探明的发射或一枚单一的火箭)。它仅仅保证对一次被察觉的可能攻击的报复性发射不会发生,除非产生了核爆炸。 它仅可能将报复性攻击延迟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如果警报是误判(当前所有关于核攻击的警报),那么该政策的作用将立刻显露,只要预测的第一枚导弹到达的时间一过;并且未发现核爆炸,最后将没有任何报复性发射发生。

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与核威慑并不矛盾

核威慑的目的是防止任何一方发动核攻击。 该战略理念试图让对方确信任何攻击都将遭致难以承受的报复性攻击。核威慑的理论基于在双方的最后决策者采取攻击行动前,可以说服决策者发动攻击会是很愚蠢的举动。如果一方相信他们可以发动一次大规模火速核武器突击,以至于对方无能力做出报复性反击,那么核威慑的作用将宣告失败。

预警即发射政策是对侵略者的第一波攻击、或破坏性的电磁脉冲(EMP)的回应,可能防止或在很大程度上削弱报复性攻击。两国军方均有应急预案,假设遭致第一次核攻击后有必要进行核威慑。事实并非如此。报复性发射锁定的目标不是已经在运行途中的来袭导弹,也不是侵略者可能发动第二波攻击的导弹发射(如果发现报复性弹头已在攻击途中)。一旦启动核弹攻击,被攻击国家将不可避免的遭受无法挽回的损失10。报复性发射政策不是被计划用于报仇,而是一种威慑。如果潜在的攻击者预见到无法承受的报复性发射的风险将随着攻击而至,那么威慑的效果就达到了。攻击一方必须肯定,或者几乎可以肯定,敌人的报复性发射会失败,进而冒险实施一次攻击。但是能使报复性发射失败的几率非常微小,所以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不会丧失威慑的作用。

以下考虑表明,基于目前的情形,双方都不能肯定报复性发射会失败。

首先,关于EMP攻击,双方所知的是尽最大努力屏蔽电磁脉冲对军用电子设备的影响。11因此,无法确定电磁脉冲攻击将会有效地阻止陆基导弹的发射。众所周知,核潜艇及其携带的潜射弹道导弹完全受海水的保护.12

改变"预警即发射" 政策, p.6。

攻击者不能肯定解除武装的第一次进攻将是成功的,如下所述。

美国利用空基的核爆炸检测系统(NUDET)来检测,定位并向战略指挥中心发送任何在地球大气层中或接近太空的核爆炸的情报。 NUDET与1974年开始作为对数百个已部署在军事基地和大城市附近的陆基“炸弹预警”系统的补充或替代品.13

俄罗斯采用了光学和地震传感器来探测核爆炸 .14他们的政策被认为是预警即发射,如美国的战略体系,只接受来自国家指挥中心的指令。他们有一个后备系统,叫“Perimetr”,以确保当国家指挥中心在做出报复性发射指令前已遭受攻击而瘫痪时,仍可以实施报复性发射。从核爆炸探测器获得的攻击信号是Perimetr系统下令发动任何导弹发射的先决条件,因此那是不会影响“预警即发射的

从预警即发射到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政策的转变,基于美国的战略体系,需要从爆炸探测器获得的所有遭受攻击的信号会直接发送到发射部队和指挥中心,这样指挥中心的破坏不会阻碍报复性发射的实施。 报复性发射需要 (如果已经批准)在来袭导弹爆炸前被确认,就像他们在预警即发射状态下一样,发射部队完成所有发射准备程序,除了最后的发射步骤。一接到预定时间到达的来袭导弹爆炸的信号,所有发射部队,除已经遇难人员外,其余完全进入报复性发射阶段。如果在来袭导弹预定到达的时间后,没有发生爆炸,发射部队将恢复至非战时待命状态。

据了解,俄罗斯的系统需要类似的改变

我们假定,报复性发射是进行相同规模的反击,以确保最大程度的威慑作用。 在预警即发射状态的1250枚核弹头中的5%的核武器就足以导致无法承受的毁坏。 没有任何国家的首脑或总司令确定第一波攻击能在第一次爆炸的几秒钟内使超过95%的核武器失去作用。因此,一次大规模的摧毁对方军事力量的第一波攻击实际上是不能够阻止无法承受的报复性发射的。

这些论据应该足以说服两国军方预警即发射的政策(他们知道是危险的)不是必须的,并应该由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的政策替换。 如果两国军方的任何一方拒绝放弃"预警即发射",那么该国家首脑必须在降低由误判警报引起意外性核战争的巨大危险,与防止敌人认为RLOAD减弱了核威慑作用而发动首次进攻的可能性之间寻求平衡。

结论

支持维护预警即发射政策是不具备合理原因的。 它对双方都有利,即使仅仅一方将政策改变为RLOAD,而如果两方都采取RLOAD的政策,那么美俄之间由误判警报引发的偶然性核战争的可能性就会消失。

缩略语

" EMP" : 电磁式脉冲
" LoW" (首选), " LOW" " L-o-W" : 预警即发射
" LUA" : 遭到攻击后发射
" NUDET" : 核爆炸检测系统
RLOAD : 仅爆炸后才报复性发射

作者

我的良师益友阿伦・菲利普博士,他是一位退休的物理学家和医师,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在英国军队从事雷达方面的研究。他于不久前辞世,我们无比缅怀他。 加拿大全球生存医师协会在此向他致敬 。In Memory of Dr. Alan Phillips

史蒂文斯塔尔曾在核工程方面接受过培训,随后从事医疗技术事业,现在是一位关于核武器问题的自由作家。 他目前居住在密苏里州的哥伦比亚市。

请将意见或提问发送至:"[email protected]"

改变预警即发射的政策可在莫斯科物理学院,军备控制、能量和环境研究技术中心的网站上查看:http://www.armscontrol.ru/start/

1. Launch on Warning and the related term "Launch under Attack" (LUA) are not always used consistently, and this has caused confusion. In the US Defense Department Dictionary of Military Terms (www.dtic.mil/doctrine/jel/doddict/ ), LUA has a definition exactly the equivalent of our use of LoW. Russian military experts (writing in English) use LUA to mean the delivery of a retaliatory nuclear strike "in response to an actually delivered strike", i.e. after nuclear detonations have been confirmed (see Valery Yarynich, C3: Nuclear Command, Control, Cooperation, Washington, D.C.: Center for Defense Information, 2003, pp. 28 -30.) Also, a retired British military officer explained that "launch on warning" can mean to him the launch of a preemptive strike when there is convincing evidence from human sources that an enemy nuclear attack is imminent, but no enemy missiles have yet been launched.
2. Alan Phillips: "No Launch on Warning" available at: http://www.ploughshares.ca/libraries/WorkingPapers/wp021.html . 3. The following discussion is written as from the US point of view. No doubt the Russian nuclear forces have a comparable system with similar dangers and safety precautions.
4. "The bias in favor of launch on electronic warning is so powerful that it would take enormously more presidential will to withhold an attack than to authorize it." Bruce G. Blair, president, Center for Defense Information. CDI Monitor XXXIII no.2, March-April 2004.
5. According to the Center for Defense Information, from 1977 through 1984, early warning systems generated 20,784 false indications of missile attacks on the United States. More than 1,000 of these were serious enough to require "a second look". "Accidental Nuclear War: A Rising Risk?" The Defense Monitor, vol. 15 no. 7 (1986)
6. Alan Phillips: "20 Mishaps that might have started Accidental Nuclear War" available at: http://www.wagingpeace.org/articles/1998/01/00_phillips_20-mishaps.htm .
7. David Hoffman: Washington Post, Wednesday, February 10, 1999; Page A19
8. "Taking Nuclear Weapons Off Hair-Trigger Alert", Bruce Blair, Harold Feiveson and Frank N. von Hippel, Scientific American (November 1997). See also: David Hoffman, "Cold War Doctrines Refuse to Die," Washington Post, March 15, 1998, p.A1.
9. This is not an attempt to estimate an actual probability. The probability of a threat conference coming to the wrong conclusion cannot be determined. The numbers here are simply to illustrate the danger of continuing to accept any very small risk for a long period of time
10. We intentionally take no account here of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No claim has been made that such defense could mitigate a full-scale attack by the US or Russia.
11. Electromagnetic Pulse - From Chaos To A Manageable Solution by Major M. CaJohn, USMC, (1988) http://www.globalsecurity.org/wmd/library/report/1988/CM2.htm
12. Joe Buff: Transparent Seas? (Part II) (2005) http://www.military.com/Opinions/0,14790,Buff_061605-P3,00.html
13. Department of Defense Appropriations for 1974, Hearings before the Subcommittee of the Committee on Appropriation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93rd Congress, 1st sess., part 7, p. 1,057. 14. Yarynich, C3: Nuclear Command, Control, Cooperation, p. 158.